本港台六合专家,香港六合总论坛

大咖名流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收取问路费

发布日期:2021-12-02 15:21   来源:未知   阅读:

  宁波晚报1月12日A06版的《老朱:从送水工到带路人》,报道了在宁波一些高速路口,出现了职业带路人,他们靠带路为生。

  吴恋: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对于新生事物的出现,堵肯定不是好办法,唯有因势利导。相关管理部门完全可以在每个高速路口收费站旁边建一个小小的导航服务站,里面只需配备一个GPS导航仪以供查询路线,一台打印机将行车路线打印出来。若要考虑到成本问题,可以适当收取服务费。

  杨国栋:带路赚钱不为过,毕竟这也是靠劳动吃饭。但为了抢生意跑到路中间去拉客,影响交通安全就不对了,相关部门应该进行干预。至于那些以带路为名行骗的人,就更应该受到应有的惩处了。

  肖荣春:从市场需求上讲,路况不熟的司机需要带路人指引路线,而愿意付一定费用,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带路人“宰”外地司机,甚至根本不熟路况的带路人也来混水摸鱼,那就使职业带路人行业蒙羞了,既坏了风气,又坏了形象。

  徐委峰: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会与带路人打交道的,一来这种带路人毕竟是不正规的,缺乏安全感,再者万一在行驶过程中发生车祸,责任认定又是一个不能逃避的问题。如果我是经常到异地出差的司机,我宁可购一款电子导航仪,长期来看应该比问路更省钱省心。即使是临时性的问路,我也宁愿多花点钱打车让的哥带路更安全省时。

  程绍德:商品经济社会,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有什么样的市场。给外地车辆带路收取领路费,这种生意是否合法我们暂且不论,单从道德的角度来说,也与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格格不入。带路收费成为一种生意,在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城市服务管理上的缺陷,这是城市文明的尴尬。

  陆伯丰:这里我姑且不说带路人存在是否具有合法性,单就带路这一职业特性而言,确实对一些不熟悉宁波路况的外地司机朋友是一大利好。即便外地司机有多大的不情愿,在不熟悉路况或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也只能请这些带路人引路了,这也就应了那句俗话“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子箫:初到异地,人生地不熟,若是有个当地的“道路达人”给指条明路,从而少走冤枉路,不亦乐乎。即便为此付出一点辛苦钱,也心甘情愿,毕竟现在是商业社会,付出劳动收取报酬天经地义。

  朱永华:我们不能强求所有的带路人都有很好的职业素质,不难想象,从事“带路”这个职业的,大多都是生活在城市底层的群体,为别人带路而付出了劳动,收取报酬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与“指路收费”完全是两码事。

  李建波:带路收费的存在折射出一个城市公共服务的不足,如果城市公共信息服务能满足公众的要求,在当下的信息社会,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可以起到“导航”作用,让一个城市的陌生人在其中自由行走,自由呼吸。

  崔冰:在时下,“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收取问路费”的情况并非个例,尽管问询收费行为与传统社会公德相悖,但也存在着一定的积极意义,它满足了许多困惑者的信息诉求,使他们行路能够快捷顺畅,减少了各方面不必要的浪费,弥补了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也充分体现了信息知识的价值。

  王水成:出现“带路人”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工作的缺失,暴露出一些方面的问题。如现有的“指路牌”、“指示牌”、“路标”不够明显,或是对于外来车、外来司机缺少应有的热情和关爱。

  马果叶:司机不识路,最好问交警,或者拨打一些电台等的服务热线。确实需要人带路,还是找正规出租车比较好,既安全又熟悉路况。

  梅广:有偿带路虽然有一定的市场,但由于游戏规则尚未建立,因而整个行业还处于无序状态。这就要求所有从业人员,必须注重职业道德,讲究诚信服务,不能坑蒙拐骗,不要把服务对象当冤大头来“宰”。要明白,倘若将有偿带路搞得声名狼藉,那就不啻是自己砸自己的饭碗。

返回